当夫子邂逅舞池——读《花鼓歌》

中国厨子,中式料子,美式做法,烹出一盘<<花鼓歌>>.

好事不出门,坏事也未必传千里,只是人们有时候太拿自己当回事了.越是活在孤岛中的独行者,越想一厢情愿的将热情传播出去.移居美国的王戚扬就是这样的人.这一家远居他乡的人,面对异地的生活和文化,像是聚了一桌被盛情邀请的酒友,不自觉中表现出尴尬的差异.王戚扬是最没酒量的,而且骨子里胆小,虽然自认为出身名门,饱读诗书,但是胆子小不一定脾气好,墨水多不一定酒量大.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敬酒罚酒之后,他发现漂在异族文化中,挨刀是免不了的.姨妈是属于那种酒量不好但却异常爱喝的,抽烟把自己呛着了也要抽的.就像是拿裹着的小脚蹬美国的大头皮鞋一样,走起路来更跌跌撞撞.反而是王戚扬两个不服管的儿子是酒量过人,来者不拒.

在异国的土地上,这一家人中王戚扬是最孤独的,因为他是户主.传统的观念告诉他可以不创业,但不可以不守业;可以不放纵,但一刻也不能放松.破费点钱没关系,家人仆人不受掌控那可就乱了套了.其实国人现在的想法也没多大变化,何况近百年以前.于是乎,谨言慎行的夫子跳进了张牙舞爪的舞池,不能勿视,就只好习惯非礼了.

    如果当年黎锦扬没有远渡重洋,而是选择留在了国内,或许王戚扬早已变成像方鸿渐一样的公众人物;但如果真是那样,或许也就出不来这样一部佳作了.


发布了281 篇原创文章 · 获赞 449 · 访问量 168万+
展开阅读全文

没有更多推荐了,返回首页

©️2019 CSDN 皮肤主题: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: CSDN官方博客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扫一扫,手机浏览